岁寒不知云深

长恨

1.

自幼便被母亲告知,父亲是一个修仙大家的家主,荣华绝代,日理万机。

“阿瑶,

“你要好好读书。

“……这样,才好去见你爹。”

2.

母亲藏了半生的珍珠袖扣,父亲片刻便将它捻了个粉碎;

在金麟台立了足有三个时辰,以为自此便站稳了脚跟,以为自此便有了依靠,

却被家仆踹下千级台阶,

从最高一级,滚到最下一级。

3.

同聂明玦蓝曦臣拜天拜地,歃血为盟。

比“金光善私生子”“三尊之一敛芳尊”更有名的称呼,

是“娼妓之子”。

而他却好言来劝,启唇是柔柔唤的一句阿瑶。


4.

炎阳殿叩首拜师,袍上骄阳烈焰奢傲十分。

师赠许一剑,轻软灵逸,流光溢彩。

取名,恨生。

一个人是有多么难过的遭遇,才会痛恨自己的一生?


6.

射日之征杀师邀得头功,四方来相祝,认祖,归宗。

此后再无孟瑶此人。

金星雪浪袍上身,盯着镜中熟悉眉目却觉生疏。

终是哑然失笑。

不过金边牡丹替去烈焰骄阳,多几分虚情假意罢了。


5.

那温柔眉目,是心之所向白月光,琴弦震颤,发高阁之清商。

却将弦响作杀机,故以清心藏乱魄,

榻前低眉日复弹。


7. 

云梦偏处观音庙朱漆金柱,神像和善眉眼与己似个七七八八。

撩金星雪浪袍端,跪。

“阿娘,他们辱你讥你。

“我偏要以你的容貌冠以观音,

“受万人跪拜,香火供奉。”


8.

娶妻是为前程,杀子是为名声;

弑父是为得母亲,为得金氏家主之位;

教大哥死,是为得圆这谎。

“大哥,求求你,莫再来寻我了好不好……”


9.

“蓝曦臣!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,

“如你所言,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,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!“

朔月剑刃破开血肉又一寸,口鼻中腥锈气味,昔日笑眼底下尽是凄凉。

“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!“

我独独没有想害你啊……


10.

华棺一架,七十二桃钉,九重禁锢,

深埋地下三尺,警戒碑高矗,以山峦镇。

里头的东西永世不得超生。

呵,多可笑,竟与自己设计害死的人同葬。

可是二哥,将你从凶尸手边推开,我不悔;

未曾害过你,我不悔;

未曾与你白头,我亦不悔。

……

……

其实要真的回思一遍,

未曾与你白头,

是最最悔的。


评论(3)
热度(54)

© 岁寒不知云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