岁寒不知云深

与涣书

与涣书

二哥亲启

见字如面:

时值佳节,金麟台十顷牡丹尽开,良辰美景在前,尚少琴箫助雅兴。

金星雪浪,翻柳浪于青郊,鸳鸯小字,谬说为花寄信。芳菲遍地,星斗满天;清芬幽浮,日月在前。且以我黄金袍来作红装,可将江山比父母。一叩为天地,二叩为亲眷,三叩为何物?情字绕齿柔。从此天涯无羁旅,两心相依,不顾他物,两心相念,不辞辛苦。君噙空灵,我拨素弦,琴箫且拟,凤凰声声唳;白首共看,牡丹晏晏开。若是届时天涯海角已看厌,阿瑶做你温柔乡。

篮涣,蓝曦臣,二哥……我心悦你呵。

阿瑶造下的孽太多,罪过太多。

自古青山藏白骨,白骨隐姓氏;

二哥,你我二人,只此一生,只此一世。


评论(3)
热度(51)

© 岁寒不知云深 | Powered by LOFTER